江城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三成是修补手术

  5月30日,武汉市第一医院与韩国韩艺NETWORK举行医美医疗合作签字仪式,宣布在汉成立“中韩合作整形美容临床基地”。

  签字仪式上记者获悉,根据合作协议,市一医院整形外科将聘请韩国顶级整形医院的代表院长及整形外科专科医生,来汉联合开展吸脂、毛发移植、线雕、面型改造等整形美容项目。届时,求美的武汉市民在家门口就能找到真正好的韩国医生。

  韩国整形美容风靡全球。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数据统计,国人赴韩整容的事故和纠纷发生率,正以每年10%到15%的比例在增加。

  “在韩国整容失败,跑回国内修复,是这两年国内整形外科经常遇到的事儿。”该院副院长张瑶坦言,此次率先“尝鲜”与韩国开展整形美容合作,旨在发挥公立医院的技术优势,为市民提供更安全、更放心和更顶尖的医美服务。

  昨日,武汉多家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专家向记者透露,目前门诊中三成左右的手术,都是在外面的整形美容机构做失败后的修补手术。

  记者走访获悉,华科大附属同济医院、华科大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解放军武汉总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武汉市普仁医院均开设有整形美容科。其中,相当一部分医院的整形美容科“开科”二三十年。

  去年10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在东院区成立了整形美容中心。科主任吴小蔚教授告诉记者,半年做了300多台整形美容手术,每个月打瘦脸针和玻尿酸的仅十多例。

  武汉市第三医院是市属医院中最早开设整形美容科的医院。杨艳清主任说,他们一年要做1800台美容整形手术,瘦脸针和玻尿酸加起来不过300台。

  在私立民营整形美容机构中最受青睐的注射微整形,为何会在医院“遇冷”?“效果来得快去得快,远期风险无法预估。”两位专家一致称。其中,最让他们诟病的是玻尿酸、胶原蛋白和自体脂肪注射,后两者在正规医院鲜有开展。

  “注射微整形最怕的就是眼动脉被脂肪颗粒堵住,这种失明是无法逆转的。”解放军武汉总医院眼科每年都会接诊多例因面部注射微整形,导致眼动脉栓塞失明的病人。该院眼科主任宋艳萍透露,眼动脉脂肪栓塞非常凶险,从目前报道的文献来看,还没有一例救回来的。眼睛血管被堵死后,还易继发青光眼,甚至要摘掉眼球。

  吴小蔚介绍,欧美至今没有出现过一例这种情况,韩国和日本也鲜有发生,只有在中国才比较多见。“并非是这些填充物有多大的问题,关键是操作方法。”他指出,注射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考量一个整形医生的水平,对面部解剖层次的要求尤其高。力量过大、注射层次不对,都会造成血管栓塞。

  吴小蔚提醒,注射隆鼻、除皱这些看似很小的微整形,并不是简单的打一针就可以了,只有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和具有职业资质的专业医生才能开展。除去不规范的操作带来的危险,目前市场上的注射产品鱼龙混杂,也极易导致美容意外的发生。

  目前,武汉登记在册的大大小小整形美容机构有300多家。作为武汉市整形美容行业质控中心,武汉市第三医院每年都会对市场上登记的民营整形美容机构进行质量监控。

  中心主任杨艳清透露,从业医生从不接受培训,越级手术和病历书写不规范的情况普遍存在。“去年武昌区卫计委的医疗投诉中,民营整形机构的投诉占到了60%以上。”他指出,最令人担心的是,大量的私人整形美容工作室无人监管,成为行业最大的“黑洞”。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医美总量超过9000万例。杨艳清坦言,尽管目前公立医院开展的整形美容手术不少,但是远不及私营整形机构。“除了用广告狂轰乱炸,用钱拉病人也比比皆是。”他透露,很多私营机构给中间人的提成高达50%-60%,机构还要赚钱,手术质量可想而知。

  “不是谁都可以做整形美容的,国外的整形外科医生是‘含金量’最高的医生。”曾在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整形外科做博士后的吴小蔚告诉记者,美国只有名校毕业的优秀生才能报考医学院,医学院毕业后要当4年住院医生才有资格考取医师执照,整形外科和脑外科医生至少要经过7年的住院医生培训才能考取执照。

  中韩医术交流促进委员会会长宋明辉介绍,在韩国,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整形美容医生必须经过2年医学预科,4年医学专科学习,当2年的实习医生,4年的助理医生,至少要经过12年的历练,并顺利通过5次以上的国家级严格考试,才能拿到整形外科专家资格证。而目前韩国仅首尔江南地区就有600多家整形美容机构,正规执业的整形美容医生远远达不到遍地开花的诊所的需求。

  武汉市第三医院整形美容科成立于80年代,从烧伤科分离出来。当了近30年整形外科医生,杨艳清最大的感触是,整形美容已经从“治病”转向“医美”,最近10年是“医美”快速发展的黄金期。他介绍,此前整形外科是以烧伤、车祸病人的疤痕修复、皮肤缺损和器官缺失的再造为主,“医美”顶多是割双眼皮、垫鼻子和隆胸。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整形美容中心负责人郭亮清楚地记得,17年前他刚进医院时,每天都是和团队合作做各种器官缺失的修复和再造。“现在这种整复手术只占到30%左右,七成都是来做美容手术和皮肤激光的患者。”郭亮称,整形美容从服务“病人”转向服务“顾客”,医疗技术从“粗旷”走向“精细”。

  “中国人最爱整容的两个部位,分别是眼睛和鼻子。”郭亮说,根据全国整形美容的数据,每年的整形美容手术中,29.8%是做眼睛的,23.9%是做鼻子的。“在我们科,做眼睛和鼻子的占了半壁江山。”他指出,以前,求美者只是单纯要求把眼皮割双,鼻子垫高,而现在对于手术方式和术后效果的细节化要求更多了。

  随着“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求美者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市一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主任汪国民说,以前来求美的年轻人大多都是求着家里人来做手术,家人往往不同意,现在很多都是父母主动带着孩子来的。

  不久前,郭亮就遇到了同时来求美的一家三口。18岁的女儿从国外回来做眼睛和鼻子,拆线时妈妈看到效果不错,也做了眼睛,随后爸爸也跟着做了祛皱和祛眼袋。“母女同做的在门诊比比皆是。”

  汪国民说,十几年前,求美者还呈现两个极端: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和显现老态的老年人。年轻人是想变美,老人则是想看上去年轻一些。而现在全年龄段的人都不少,30多岁的人选择防衰老项目,40多岁的人做面部年轻化项目。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要求量身定制整形方案。”让吴小蔚感触最深的是,以前的年轻人比较盲目,经常拿着明星的照片,要求按照上面的某个部位来整,以为自己不漂亮只是单个方面的问题,结果术后被嘲笑为“网红脸”“蛇精脸”“八国混血脸”。“现在,我在门诊中经常会遇到年轻人要求医生拿出适合自己的整形方案。”

  最让专家们担心的是,国内整形美容行业发展至今,大量民营机构进入美容市场。但监管等各方面力度跟不上,结果出现很多问题:国内市场缺少行业发展规划和行业标准,地区发展不平衡,产品鱼龙混珠,技术良莠不齐。尤其是近几年来微整形的快速发展,以至于生活美容院、非医务人员的工作室也涉足微整形。他们通过诱人的违规广告、动人的低廉价格来吸引求美者。这些从业人员没有医学知识,没有解剖学基础,求美者受到伤害的事件频频见诸报端。

  要保证手术的质量和效果,湖北省整形外科学会主任委员、武汉协和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主任孙家明教授建议,求美者在选择医疗机构时要“五看”:

  首先要看它的资质。整形医院按卫生部标准由高到低可分为整形美容医院、门诊部、诊所(科室),其中级别越高,标准越严格;

  其次是看专家。确认相应医生的专业资质和是否有固定的专业技术人才梯队,如具备从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到主治医师等各个层面的人才梯队;

  再者看案例。一个正规、专业的整形机构,一个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整形美容医生,一般都有自己典型和成功的手术案例,并具有相当的知名度;

  还要看设备和环境。一家专业的整形美容医院,要有“层流手术室”等治疗环境,同时要具有与开展的诊疗科目相应的设备,而良好的医院环境与周边自然环境让人感到舒心,也有利于术后的恢复。

  最后看服务。一个口碑良好的整形美容医院给顾客的承诺和服务是全程的,一对一的专家咨询、设计、手术及术后效果呈现、护理等必须要有保障。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