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晚报

  冯小刚和贾樟柯提出的剧组专才的想法,山西艺术院校的老师怎么看?24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山西传媒学院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的专业主任李庆。山西传媒学院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所属的,四所培养广播影视及其他传媒专门人才的学校之一,也是太原唯一一所培养影视专才的学校。而李庆老师参加过多部影视剧拍摄,有影视剧实战经验,同时又在服装、化妆、道具等方面教学一线工作的他,为记者讲述了他的感受——剧组缺的是有艺术功底的高素质人才!

  既是老师,又长期活跃在影视剧剧组的第一线,剧组是否缺基础人才,李老师应该是深有体会的,当记者问他的感受时,李老师说自己的双重职业就说明了一切。“为什么我能参与剧组的工作,一是因为我的专业性,二是因为确实剧组缺少我这样的专业性的人才,才千方百计找到我。所以从我的经历,你就知道剧组是有多缺少服道化这样的专才了。”不只是老师,连学校的在校生都很抢手。大多数在校的学生已经参与到影视剧的拍摄中去了,“有的是剧组自己找来的,有的是往届毕业生推荐的。”对于冯小刚在两会上提出的想法,李老师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他说:“冯小刚说的一系列数字是非常公道的,确实人才缺口有,而且很大。他的想法在宏观上讲有益于影视剧行业的发展,但就现有的他所说的办学想法,我觉得他建立的学校培养出来的,还是低层次的技工人才,离他要求的能了解‘风花雪月’这个层级的,有艺术鉴赏能力的高层次技工人才还很远。冯小刚其实想要的,应该是高层次的剧组从业者,但却提出了一个低层次的办学目标,这有些自相矛盾。”

  一个剧组,由很多工种构成,那么其中最缺的是哪个工种呢?李老师告诉记者,最缺的是灯光师!“业内有一个‘河南灯光村’的说法,确实很多剧组用的灯光师都是从村里面走出来,由师傅、亲戚带一带就到剧组打灯的。用得起专业灯光师的剧组非常少,都是那些大制作大投入的剧组才能用得起专业灯光师,为什么呢,他们太贵了,物以稀为贵啊。”李老师说。据悉,国内目前设立灯光专业的正规院校只有中戏、上戏、北影寥寥几家。

  需求量很大,专业学生的供给量却很少,是什么造成了这个剧组行当那么大的供需差别?外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作为行内人,李老师给了我们答案:“灯光专业分为灯光设计和照明,尤其是灯光设计,首先要求学生有好的鉴赏审美能力和艺术基础,其次还必须是理科生,而照明专业也招收理科生。这样就有一个矛盾,报考影视院校的基本是文科生和艺术类考生,而少数理科生却根本没有艺术基础和艺术审美能力的相关学习。”这样的矛盾导致了招生的困难,学生难招,老师也难找——会电路懂艺术,这样的老师本身就很少。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剧组人才短缺中的“重灾区”灯光师的短缺,“如果说只是单纯的弄个照明电线,你找个电工也能教。而事实是,很多剧组,也只能用电工教出来的学生当照明师。”

  电工教出来灯光师和专业院校毕业的灯光师,对影视剧最终呈现出的效果真的有影响么?对于记者的问题,李老师说了一句业内的俗语:“‘灯光是舞台的灵魂’,可想而知,灯光不到位,影响有多大。”

  除了灯光,其实触及影视剧“灵魂”的工作不在少数。比如化妆。在总的行业从业者人数缺少的情况之外,更严峻的则是专业人才的缺乏。“社会培训班里也培养出很多化妆的人员,但他们只是掌握了最基本的化妆技能,而对于一个专业的剧组化妆师来说,为他的专业技能起支撑作用的基础是审美能力、艺术鉴赏能力。就像冯小刚在提出建立影视技工学校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我要拍一个风花雪月,可他们连风花雪月是什么都没见过’。这些人只有技能而已,这样的剧组工作人员不少,整个行业最缺少的是高层次的专业人才。”

  用高层次的专业人才和用培训班甚至是师傅带出来的草台班子的剧组差别,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往往那些高成本大制作的影视剧,就是看上去很精致,因为你投资多少,决定了你剧组用什么样的人才。”李老师给记者举了《甄嬛传》的例子,当年郑晓龙请来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服装造型设计师陈敏正和凭借《梅兰芳》拿下金马奖最佳服装造型的设计师陈同勋。“他们为这部剧设计了两个版本的服装,一个版本是按照清朝后宫服饰完全还原的版本,这个版本大家看了说不出来话,为什么?因为它是按照郑晓龙提出的完全还原历史的拍摄方针来设计服装的,但这个版本服装并不好看,它真实但不具有舞台美感。两位设计师又拿出第二个版本,这个版本是在原版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升华,尊重历史真实性又高于生活,这个版本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甄嬛传》。如果是社会培训班里教出来的,或者是只会裁缝活的非专业人才,他首先没有那么高的历史积淀,其次他可以上网查资料,按照历史原貌来做服装道具,但会像第一个版本那样,不好看,没有艺术感。”

  因此,很多历史剧,可以说剧情好看,可以看演员的表演,但如果说服装造型漂亮,那肯定是大制作的剧组,也肯定是有专业的高层次人才在剧组工作。

  在采访最后,山西传媒学院副书记王俊刚对于记者的问题,也给出了一个学校管理者宏观上的思考,他说:“目前学校教育与社会需求之间有错位,冯小刚开设影视技工学校的提议恰是对这种错位的注解。办学的不是教育家,逼迫从业者来当教育家。当然这也是社会的自我调节,正如每个人自身都具有一定的自然免疫功能一样。所有的艺术,都具有其特殊的创造性,可以说没有创造就没有艺术。但是艺术是在肥田沃土所成就的树枝上结出的果实。目前高校艺术类招生考试,对于文化基础课考试成绩的忽视,客观上扭曲了对艺术类人才的客观评价,把肥田沃土换成了贫瘠的土壤,看似树木繁多,其实后劲不足,营养奇缺,艺术之果既少且小。目前艺考培养出的学生正如这种果树。此外,很多艺术类院校教师不足、设备不足、实践不足,纸上谈兵,最终使得许多人才既缺乏创新潜质,又缺乏对生活的历练与理解,还缺乏必要的动手能力,更没有从零开始的心理准备,造成目前人才如云却无人可用的尴尬。许多责任不在学生的无能而在我们学校教育的短视。学校不能只管招生,要和冯小刚一起反思。”

  是什么成了导演办学的动力?原因很多,但就我们这些观众来说,就有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两个“秘密”。这两个秘密也是内地剧组与好莱坞剧组,非专业与专业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别中最让人感触的地方。

  专业与非专业到底差别在哪里?就内地剧组来说,其他工种的不专业可能只有导演等能有深切感受,可是一些剧组的危险工种,就往往会爆出新闻。首当其冲的就是爆破师。但自从《我的团长我的团》拍摄现场一死多伤,《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俞灏明、Selina爆破戏烧伤之后,人们就已经注意到剧组这些行业的不规范。一些剧组到外地拍摄都是自己人员加当地散户(长期从事场记、灯光、道具、烟火等的兼职人员)。加上有经验的爆破师资源本就稀缺,有的剧组为求方便,请来年资不足、甚至执业资格也没有的普通工人操作,有时烟火师也兼职做些爆破活儿。

  此外,任达华和伊能静还吐槽过内地喜剧电影《回马枪》剧组的不专业。在片中有一场浴缸戏,伊能静说:“那个美术是新手,竟然用洗碗精来做泡泡效果。”

  而从演员的角度,更能感受一个剧组的成熟度,因为整个剧组,都是在为演员的表演服务。那么,有着世界一流水平的好莱坞,是怎样的呢?李冰冰在拍摄《生化危机5》时,就对好莱坞剧组的专业程度大为赞叹。“电影产业化、人性化比起国内先进不是一点啊!”因为中国与好莱坞的合作越来越多,看到和学到的,也正是促使冯小刚、贾樟柯这些导演所要改变的。

  首先是片场服务体系的完善。国内演员在片场拍戏,会带着七八个助手,而好莱坞明星拍戏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去。差别就在于剧组服务体系是否完善,换句话说,就是取决于专业程度。在好莱坞,不管是主演还是配角,都有房车,房车很大,里面还能洗澡!而化妆方面,则是每个人用惯了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剧组都会提前问过,然后帮你准备好,而且绝对不会跟别人混着用。吃饭则是自助式,而非内地的盒饭。而且24小时提供各种新鲜水果、小点心、三明治、咖啡。每个人都会有专属的一把椅子,写着自己的名字。

  好莱坞剧组现场调度全靠耳麦进行。比如一个演员从休息的房车到片场,会有副导演统筹时间,通过耳麦交流,片场特别安静,而国内的片场通讯靠吼的比较多。

  这些人性化的服务,是演员的感受,而观众是看不到的,观众只能看到超酷的特效、逼真的化妆,这些剧组工种的专业,为整个好莱坞影视工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