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背后的真相 揭秘国外的特效化妆惊爆眼球

  别以为“画皮”只是《聊斋》里狐妖的专利,用有限的泡沫、乳胶搭配上无限的想象力,你也可以在电视上大变魔法,将一个普通模特化妆为《星球大战》里的尤达大师、《阿凡达》里的纳威人、《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这可不是什么电脑特技,这玩意叫做特效化妆。

  当国内选秀还停留在唱歌跳舞叫卖好声音的单一模式时,国外选秀已经大踏步进入百花齐放的时代:有争相减肥的、有荒岛求生的,甚至还有比谁能给普通人化妆成僵尸、外星人的。NBC这档名为《特效化妆师》(《FACE OFF》)的真人秀就是凭这样的独特创意傲视群雄,说起《特效化妆师》的评委,个个大有来头:文身可以当衣服穿的葛伦有《吸血鬼猎人巴菲》《X档案》《犯罪现场调查纽约》等经典作品在手;胖大婶维·尼尔曾三夺奥斯卡最佳化妆奖;而一脸严肃的派瑞克则是《哥斯拉》《机械公敌》等片的幕后功臣。别看这些评委平时和蔼可亲,一旦你的作品惹毛了他们,“那是我生平最可怕的回忆”这样的评语绝对能让你恨不得在舞台上挖个洞钻进去。进入聚光灯挑战的12名选手两人一组,限时三天完成指定化妆,如果你的搭档是个难缠的家伙,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有一只脚踏出门外了。

  刁钻题目,选手们也练就了一身的真功夫:不但能将扁豆、苏打水瓶这样看似稀松平常的东西刹那间变成僵尸脸上的颗粒和鸟人的喙部

  特效化妆师不仅要胆大,而且还要细心,有创造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有时候很多怪物都是特效化妆师们想象出的。

  想做好特效化妆,首先一定要有美术功底,会画画、雕塑,对色彩敏感,观察力要强。你看到一个东西要很快记下来,举个例子,如果我要制作一个大山的模型,你首先要把大山的形态构造画出来,但是有些人会想半天,这就是会画画与不会画画的区别。其次就是要有很强的造型能力,你要了解生物体的构造,只有在技术很过硬的情况下,才能在艺术方面有所创新。最后就是技术方面,倒模、开模、对不同材料不同模具的运用、化学原料的调配等等技能,都需要很纯熟。

  在专业方面美术系、雕刻系都可以,其实化妆师也可以,因为特效化妆就是化妆的一种,所以除了我上述提到的这些技能外,还要有现场化妆的经验,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最后都需要到现场去完成,所以特效化妆师需要懂的非常多。

  一般特效化妆的流程是这样的,在做化妆之前,第一要先帮演员做设计。设计是最重要的,一个好的设计能决定作品的成败。第二做倒模,根据拍摄时的具体要求,可以帮演员头部做倒模、手部做倒模等等。第三,做雕塑,一般的雕塑师雕出来的作品都比较艺术化,但我们的作品要求是仿真的模型,不管人还是动物都要让人感觉很真实,比如制作一个尸体,要让看到它的人不敢过去摸,达到这种效果。

  王乃鹏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说,目前全国能够从事特效化妆的不超过二十人。而在好莱坞,做特效化妆的大约有400人。“现在国外的影视特效团队已经纷纷进入中国了,冯小刚在用韩国团队,张艺谋在用美国团队,张纪中也在引入好莱坞团队,甚至泰国的特效发展也异军突起,中国的实体特效技术却后继无人。”

  特效化妆似乎是电影行业中生存空间最大的一个手工业工种。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仅在好莱坞从事特效化妆的就有400人,而我们全国的特效化妆师也不超过20个。在电脑特技和外国团队的双重挤压下,中国本土的特效化妆师究竟生存状况如何?在新老体制的转换下青黄不接的特效化妆业,究竟有没有新的希望呢?

  在经历了最初由技术革命带来的震撼和迷恋之后,以电脑特技为代表的高科技是否已经无法征服人心了呢?换句话说,丁丁遭到的冷遇在提醒人们,以繁琐的技术将情怀格式化为商业大片的做法,已经无法征服观众。有人评论说:斯皮尔伯格和彼得·杰克逊们似乎忘记了有些东西并非用技术能够描蘑复制或者捕捉。

  现在,凡是号称大片的中国电影,几乎都要用到国外的特效团队。拍《集结号》,冯小刚用的是韩国团队,拍《金陵十三钗》,张艺谋用的是曾获艾美奖的“太平洋团队”,甚至连拍电视剧的张纪中,如今在新版《西游记》中也邀请了好莱坞“最顶尖的造型团队”。对于技术的热烈追捧,似乎在重演好莱坞此前的无限膨胀。

  相对于此前调查的兵器顾问和微缩模型师,特效化妆似乎是电影行业中生存空间最大的一个手工业工种。

  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特效化妆,则是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后开始繁荣。《星球大战》等系列电影带火了一系列高科技特效化妆的风潮

  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期好莱坞诞生了不少专业的特效化妆学校,毕业的学生也不少,如今在好莱坞都是特效化妆的中流砥柱。

  而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则没有专门的部门来做特效化妆这一块,很多时候都是交给化妆师来做。一些小的如刀伤等特效,化妆师是可以处理的

  “特效化妆事实上不应属于化妆部门,而应该属于特效部门。特效化妆其实就是CG的另外一种模式,是可以摸得到的CG。”

  一个保安遇害的场景,短短几个镜头却需要更换三次皮肤:第一是正常情况下的脖子;第二是有勒痕的脖子;第三是喷血的脖子。每个妆要上两小时,一个镜头的准备工作需要花6小时。

  拍一个男人头部被重击而死,就需要专门做一个假头。而更精妙的假肢,里面还装有机械装置,以便脚趾可以活动。

  现代的特效化妆范围极广,包括老年妆,怪兽妆,假伤疤,各类枪伤,刀伤,烧伤,各类科幻生物,机器人,遥控人偶,高仿真假人与尸体,可运动的假动物和假怪兽。

  进入任何剧组,做任何特效,没有一个是现成的,都需要新的设计。每一个镜头用到的特效都要按照导演的要求来完成效果,比如同样都是喷血,要看人物的姿势,受伤的情况,镜头的位置,才能判断管子怎么藏,用什么材料,往什么地方喷,喷的压力需要多大。”

  与连凯团队一样,王乃鹏也意识到这个行业的后继乏人,年轻人需要更多机会。“国内实体影视特效技术与好莱坞相差几十年,包括技法、材料、工艺等。我们国家很多人想了解这套流程,但国外并不输入,尤其是材料部分,一直是保密的。”

F